加密货币:1376    |    交易平台:7394
24h成交量: ¥2341.03亿  |  总市值: ¥36510.64亿  |  比特币(BTC)主导:43.5%

交易所寡头格局难破 CoinMex海尔范式突围

btc指南网原创.
币圈,BTC,比特币
浏览· 0评论· 0收藏
没有政府干预,市场就没有永远的寡头。对于后来者,唯有靠服务,拼出一条血路。

币世界消息  文/庄文婷

说到海尔发展史,“砸冰箱”事件广为人知。

1985年,张瑞敏一把重锤砸毁了76台劣质冰箱,以向死而生的方式宣告,只有实施“名牌战略”才能突围。彼时,“海尔电冰箱厂”资不抵债,濒临破产。而家电厂商遍地开花,仅电冰箱生产商就有100多家,市场供应充足。

那一锤,给海尔员工敲定了“质量为先”的警钟。仅时隔三年,海尔冰箱便在中国冰箱市场上成为领头羊。2010年3月,“海尔大锤”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正式收为馆藏文物,编号092。

张瑞敏说:“鸡蛋从外面打破是人们的食物,如果从内部打破则是新的生命。”

如今,数字货币交易所也来到了“自我革命,还是外部革命”的十字路口。只是时间,来的更快一些。海尔,每五年,调整一次战略;币圈,每半年,便已天翻地覆。


头部效应明显

据统计,2018年1月3日,全球共有7643家数字货币交易所;截至6月15日,数量猛增至11296家。与此同时,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和成交量却在大幅缩水。据《币 世 界》行情显示,截至8月26日,全球数字货币市场总市值为2227亿美元,24h成交量为215亿美元;而今年1月8日,上述数据分别为8282亿美元和4450亿美元。币圈出现了严重的“银行多于储户”现象。

与海尔处境不同的是,交易所属于寡头市场——头部交易所用户众多,成交量较大,新增用户也更愿意涌向它们。

截至8月31日,24h交易量排名前30的交易所占据全球交易量的50%。从用户数上看,币安与OKEx都曾公开表示,其所服务的用户数量已达到千万级别。

头部效益明显,也导致了大小交易所在上币时冰火两重天的局面。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接受《财经》杂志采访时表示,“有项目方找到我,说我给你2000万美元,你帮我插队上币。但审核小组都没担保一定会上,只是说可以插队审核。据悉,币安上币成功率不足3%,比哈佛录取率还低。

反观小交易所,纷纷祭出免费上币政策,却难以找到好项目。一位曾在小交易所上币的项目方称:“名义上是免费上币,却要求我们拿出10个比特币做活动,交易所扣留8个,剩下2个分给用户。”小交易所在免费上币的口号下,使出各种“潜规则”捞金,以缓解在夹缝中的生存压力。

有人戏言,在今年这个时点还做交易所的人,无异于买一部“WindowPhone”。


寡头下的破局之困

开年以来,交易所圈地、拉新之争所引燃的市场热度丝毫不亚于世界杯。FCoin推出“交易挖矿”模式,试图打破主流交易所的势力范围。短期效果显著,不到半月,其成交量问鼎全球交易所,FT随之暴涨100倍。一时间,“交易挖矿”遍地开花。在CoinMarketcap中,按成交量排名的前100交易所中,许多新面孔因施行该模式“上位”。

赵长鹏质疑“交易挖矿”称,长远来讲该模式会塌掉,前期就是比谁跑的快。此话之前,作为回击,OKEx和币安相继推出了交易所开放共赢计划,分别支持100家和1000家“交易挖矿”交易所。

如今,“交易挖矿”的冷却来得比预估的早了一些。FCoin卡顿在“流量变现”环节。OKEx与币安的共赢计划进入搁浅状态。CoinMarketcap推出了经调整后的交易所成交量排名,剔除“交易挖矿”因素后,全球成交量前100交易所恢复“老面孔”。这一场拉新、留存之争,中小交易所未能破局。

交易所的另一法宝“上币规则”,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在市场的倒逼下快速更迭。

7月2日,杜均“竖中指”骂火币是独裁者的言论刷屏。起因是,火币修改了HADAX超级节点和投票上币规则,将超级节点分为“常务节点”和“优选节点”,并要求所有上公众投票列表的项目,必须有一个常务节点支持。而火币没有给杜均的节点资本以“常务节点”资格。杜均发朋友圈说:节点资本即日起退出火币超级节点,不再参与HADAX任何项目投票事宜。交易所的强势与独裁一去不复返了。一时激起千层浪,BlockVC、LinkVC、创始资本等原“火币派”资本相继退出超级节点。

CoinMex2.jpg

火币更改规则的背后考虑,值得追究。李林曾说,“火币所有的争议和负面,都来源于子品牌HADAX”。

此前,超级节点具有两项权益:提名的项目优先进入HADAX、对初审项目进行投票。申请成为优先节点需要保证账户内有100万HT,而HT又是HADAX投票上币的选票。得益于初审权与选票量,最终,大量垃圾币在超级节点的保护下上线HADAX。自2018年1月1日至6月30日,火币HADAX的破发率已达100%。

李林曾对HADAX寄于厚望,希望用“社群治理”模式代替团队集权的“审核制”,以此实现交易所运营的公开与透明。结果,没能行的通。李林决心将HADAX推倒重建,而其他交易所在加紧探索新的上币模式。

7月2日,FCoin宣布上线创业板,采取“累计充值人数排名”的上币机制,即每日充值人数排名前20的币种,可在第二天获得上币排期资格。FCoin爆了。为了上线这家“网红交易所”,项目方联合灰色产业链刷票,以太坊网络一度拥挤的像上午九点的北京三环。

 一名已帮四五个项目方上线FCoin创业板的技术黑客透露:7月2日,充值排名第20的项目只有7000多票,当时自己一个账户卖5元,项目方花3.5万就能上币。然而,转账手续费才是大头。他曾亲眼目睹有人出价3美元转一个定价只有几分钱的币。为了冲关成功,项目方会把矿工费调到最高,在关键时刻使劲往账户打。7月4日上线的Drink,曾在两小时内排名蹿升8位,矿工费出价40元,上币成本达200万美元。付出的高昂成本,就要赚回来,项目方自然有了操纵币价的动机。上线FCoin创业板的币种,暴涨又闪崩的情况,并不少见。

火币试水“社群治理”,但超级节点难免被项目方裹挟;FCoin想以“社区自治”突围,却未设置合理的防刷机制。最终,两者换汤不换药,被市场揭出本质:FCoin创业板就是翻版的HADAX。

“票选”模式难以避免贿选,那么,摆在交易所面前的还有两条路。一是回归“审核制”,一是走向“自主上币”。

“审核制”是“投票上币”前交易所普遍采用的上币机制。彼时,圈内流行一句话:币安上币靠运气,火币上币要打点关系。币安何一曾表示:“2018年1月6日至3月8日,国内竞品破发率为81.25%和77.94%,而币安破发率仅为11.76%。4-5月,币安上币数屈指可数,因为你研究得越多,对项目要求就越高。”

投资者普遍认为,对项目进行严格审核是交易所的义务,但“审核制”还是被“投票上币”迭代了。

对此,CoinMex中国区负责人孙忠应认为,这主要源于市场需求的变化。“暂不论审核制中的权力寻租问题。从供求角度而言,待审项目此前相对还少,而目前的量级已达到交易所不可承受之重。此外,人有能力圈和知识局限性,难以做到看懂每份白皮书。”

CoinMex成立至今不足两个月,于8月10日宣布推出“币创版”,并启动“自主上币”。据官方介绍,项目方可自主填写资料,自主申请快速上币,平台不审核上币资格。

在提高上币门槛保护投资者,还是降低上币门槛保护项目方中,自主上币似乎倾向于后者。在破发率高企、存量资金博弈的市场环境下,该模式是否意味着对市场的抽血和对投资者保护的弱化?对此,孙忠应不以为然。


 “自主上币”是大势所趋

“如同区块链世界中的信任源于‘代码即法律’。在上币审核时,我们也更相信机器。因为人参与的环节越多,不可控点也越多。”孙忠英补充道:自主上币不等于弱化投资者保护。

“首先,自主上币切断了所有的利益倾斜通道,可避免利益输送、权力寻租问题;其次,自主上币并非不做项目审核,而是在设立了合理的评价指标后,交由机器完成。对于项目价值,交易所不做过多评判,定价交由市场完成。”

那么,对评判指标的设置便成为重要防火墙。CoinMex基于程序与算法设计了一套A.I.评价体系,着重于运营能力、代码深度分析、舆情分析和基础信息四个维度。“运营能力”侧重于分析项目方社群的真实活跃度;“代码分析”涉及两个层面。浅层上,关注开发者数、代码提交等情况。深层上,将运用符合业界标准的安全审核工具对代码进行安全审计。对于智能合约的漏洞排查,CoinMex将与安全审计公司深度合作;舆情分析,可以通过正面与负面评论,间接审视项目的市场口碑……所有上述由AI完成的监控结果,都被汇总为“币百科”。孙忠英表示:我们的目标,就是尽可能地把项目方的所有信息披露给大众。

本质上,“自主上币”类似于A股意将实行的“注册制”。在中国证券市场上,采用“审核制”发行新股时,同样出现过钱权交易和寻租问题,导致垃圾股价格与估值奇高。鉴于A股现状,注册制的落地还有待时日,但趋势已不可逆转。孙忠英强调,“在币圈,自主上币也是大势所趋,交易所必须尽快解决既当裁判员、又当运动员的问题。”

与自主上币配套,CoinMex还设置了“下币制度”作为善后措施。目前,其对上线币种设有两个月的考核期,期间将对成交量、活跃度、破发率进行监测,发现疑点会责令项目方停牌整改。此外,还设有“熔断”机制,若某币种上线后跌幅达到50%便可能触发“熔断”条件。届时,CoinMex会停止币种交易,调查币价异动原因,如是否存在操作币价、违反信息披露原则等。

相比一线交易所动辄千万元、二线交易所数百万元不等的上币费,CoinMex等自主实行上币的交易所,如何在寡头竞争格局下,与财大气粗的交易所正面交锋,在夹缝中突围?

孙忠英表示,起步晚,起点可以更高。对我们来讲,只挣好服务费就够了。


交易所应该赚“服务”的钱

此前,Expanse公司创始人爆料称收到来自币安的上币报价邮件,上币费高达400BTC,约合人民币1700万元。

孙忠英认为,“交易所对项目方收取费用是正常的,关键是收多少。合理的上币费应占融资额的1/20左右。而目前,上币费占比融资额动辄高达50%以上。按正常逻辑,一个项目融了5000万,把2500万花在上币费上,对币值和项目发展一定会产生影响,尤其在市场下行的时候。如果行业走向合规,数字货币交易所最终也会像上交所、深交所一样,收取统一的服务费。届时,市场会像家电行业一样,打起价格战。虽然目前还不见明显的苗头,但若真的发生,半年时间就可以进入白热化。”

说回海尔。家电产业属于充分竞争市场,只凭质量与价格,并不足以作为企业长期的护城河。进入20世纪90年代中期,家电市场便进入了白热化竞争阶段,“价格大战”打得正欢。海尔率先开通了9999电话服务中心,拟通过打“服务战”寻求突围。海尔员工统一穿上蓝工装、套上鞋套,走进千家万户实现“与用户零距离”。那句“海尔,真诚到永远”,也成为了“一句话广告语”中的经典。

思路类似,孙忠英同样认为,交易所盈利的本质在于“服务”。一家企业要进行IPO,需要保荐机构、会计师事务所、律师事务所、资产评估机构等多个市场主体提供服务。数字货币交易所也不该一家独大。价格战未起,孙忠英已率先将CoinMex定位为“服务平台”。

作为一个服务平台,最重要的是保护用户。CoinMex眼中的用户不仅包括交易用户,还包括项目方和做市商。怎样保护他们不受损害?

“针对投资者,交易所需要保证上的资产不是空气,它们在干正事。这个通过数据模型就能做到;针对项目方,孙忠英举例称,如果有人要做一个整体的企业级改造,CoinMex可以提供清算结算、支付解决方案、Dapp开放平台等多项服务。每项服务费哪怕达到百万级,这份钱赚的也踏实,因为我们签的是正正规规的服务合同,而不是高额上币费。”

 币市寒冬已至,孙忠英的心里却更踏实。“熊市,对想做事的人是很好的机会。很多项目方都冷静下来了,他们不再急于给自己的代币创造流动性,更关心的是项目能不能做起来。”

没有政府干预,市场就没有永远的寡头。对于CoinMex们,唯有靠服务,以“海尔”范式,拼出一条血路。

 

 

声明:BTC指南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[!--page.stats—]